黔西南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装逼大师 第二十八章.靠上去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2:18 编辑:笔名

装逼大师 第二十八章.靠上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陈真今天算是体会到了。

其实陈真一直有个难以启齿的小毛病――他恐高,不是一般的恐高,而是只要觉得身体浮在空中失去平衡,就会有一股尿意喷薄而出的极度恐高。

所以象海盗船啊云霄飞车啊什么的,陈真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中武协会的人一冲上来,陈真就预料到他们要干什么,话都来不及说直接夺路而逃。

无奈,中武协会的人实在太多,四面八方的瞬间就把陈真围住了,在陈真的奋力挣扎中把陈真高高抛起。

陈真只能僵硬着身体,任由他们施为,心里暗自给自己打气,这就当是弥补童年没有玩云霄飞车的遗憾吧。

让陈真觉得有点安慰的是,自己还不是惨的,还有比自己更惨的,陈真良好的听力可以捕捉到下面渐渐衰竭的惨叫声――来自于那四个装死没来得及爬起来的家伙。

天知道中武协会的人有意还是无意的,陈真更相信前者,如此惨绝人寰行为说不是在打击报复陈真不信。

兴奋的众人冲到擂台上为陈真庆贺的同时,四个跆拳道社的人也倒了血霉,躺倒在地上的他们经历了无数臭脚丫的洗礼,在无数失去理智的人的碾压下,连挣扎也成了奢望,偶尔惨叫声也被淹没在欢呼声下,等到他们被跆拳道协会其他人抢救出来的时候,这群可怜的家伙已经从装昏变成真昏了。

一场闹剧一直持续了半小时才停歇,跆拳道社的人率先离去,顺便带走那四个可怜的家伙。

而陈真紧随其后,苍白的脸如同被十几个大汉抡了大米一般,扶着墙逃出了中武协会的大门。

叶馨、安萱和冷杨等人也看出陈真的状态不对,特意出来相送。

陈真深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终于感觉到那股恐高的恶心感退去了一些,对着身后的三人说道:“不用送了,我自己知道回去的路的。”

“那怎么行,怎么看你这样子都不像是没问题的样子。”叶馨双手摆了个大大的x,否定了陈真的提议。

一旁的安萱也点头附和道:“对啊,你的脸色很难看呢,真的没关系吧。”

“没问题啦,只是被抛了这么久,肠子晃的厉害,休息一下就好了。”陈真依旧坚持着,总不能说自己恐高吧,那估计刚刚建立起来的高手形象就玩完了。

“是吗?”叶馨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陈真,总觉得陈真在隐瞒着什么,不过没心没肺的她两秒后就放弃思考了,点头道:“就算是这样吧,不过作为你出手帮助的感谢,送你一程总是应该的。”

“好吧,不嫌麻烦的话随便你们。”

“说到你的帮忙……”在一边打酱油的冷杨忽然开口了,语气扭捏的说:“这一点还要跟你说一声谢谢,另外,我代会长的无礼跟你道歉。”

“不用不用,反正他也没做什么”

陈真笑着摇头,但冷杨依旧坚持解释着。

“只是希望你可以理解,会长对这个协会看的太重,他不希望其他人插手协会,只希望依靠自己一个人摆平一切,但这毕竟太过于理想化了……”

“我明白的。”陈真示意冷杨不必再说下去,“就像是父母不愿意其他人教训自己的孩子,更不愿有人对自己的教育方式指手画脚一般。”

“确实如此。”

听到这,叶馨忍不住插嘴道:“所以说,老哥你也不好好劝一下会长,他再这样下去,协会都被玩坏了。”

冷杨苦笑的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容易,会长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类型,劝说有用的话我早劝了。”

“那倒也是。”

…………

几人就这样说笑间,走回了陈真的宿舍楼。

于此同时,校园里,各有两个人也在念叨着陈真。

某个实验室里,日东兴奋的盯着眼前被电磁屏障困住的东西,不停的记录着电脑分析出的各种数据。

“原来如此……不过移动仪器有点麻烦……算了……明天叫陈真过来帮忙吧。”

某个教室里,王勒对着,一脸狗腿子相的说道:“对对,黄哥,就是我们学校叫陈真的……”

当然,陈真毕竟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自然不知道有两拨麻烦把目光盯在自己身上。

陈真无忧无虑的走回楼下,和叶馨三人道了个别。

“就到这里吧

,还是说要上去坐一会?”

“嘻嘻,坐一会就不用了,你没看见那个宿管阿姨看我们的眼神和防小偷似的?”叶馨戏谑的指着坐在楼道边的宿管,对着陈真挤眉弄眼的。

陈真一看,可不是嘛,宿管那眼神满满的警告,甚至怀疑的在陈真身上看了又看。

想起自己上午的“羞耻play”,陈真就释然了,毕竟那时两个女孩子前脚刚走,后边那一楼层就出现那样的声音……宿管这副样子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迎着宿管“亲切”的眼神,陈真无辜的说道:“也是啊,上午我们那一楼层出了点‘小意外’,现在估计是不欢迎女孩子上去了……”

“咦?好过分的样子,是谁干的?”安萱好奇的问道。

面对安萱纯洁的眼神,陈真脸不红心不跳的信口胡掐:“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呢,只是听别人说发生了大事而已,嗯,不扯了,我先回去了啊,拜拜。”

陈真终究没那么厚的脸皮,话一说完,急忙转身向电梯走去,不过却被叶馨拦住了。

“等等等等,太可疑了,你一定知道些什么,说完再走。”

陈真回过头来,一脸“刚正”的说道:“姑奶奶,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去问别人吧。”

叶馨不屑的撇着嘴:“信你才怪呢,说不说?”

很明显,对比起纯洁的安萱,叶馨可没那么好糊弄。

陈真已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背后宿管怀疑的视线更加凝实了,急得陈真满头大汗。

“这个真的不好说啊……要不以后再告诉你?”

“不行!”叶馨想了想,忽然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你不说是吧,我用绝招了啊。”

“怕你不成?”

陈真脖子一梗,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对比起事情败露后可能出现的麻烦,区区叶馨又算得了什么。

但很快,陈真就后悔了……

“好弟弟~~你就说嘛~~”

“喂喂,你干什么,放手,快放手,嘴巴别靠过来啊啊啊!”

“不嘛~~”

叶馨痴态爆发,脸色潮红的扭着小蛮腰,抱着陈真的胳膊不停的磨蹭着,嘴唇还不时的往陈真脸上靠去。

长这么大依旧只和五指姑娘交往过的陈真怎么受得住这样的刺激,立马向一边看戏的两人求助起来。

“喂!冷杨,你妹妹这样你不管的吗,还有,安萱快过来帮忙拉开她啊。”

可惜,冷杨就这样笑嘻嘻的在一边看着,对陈真的求助视若无睹。

而安萱干脆双手遮住了眼睛,在那里自我催眠着:“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喂!!!”陈真真的快哭出来了。

“咕嘻嘻,反抗无效,乖乖就范吧。”

叶馨的嘴唇更加逼近了,几乎触碰到陈真的脸颊。

不过好在这时,陈真灵光一闪,想到了志堂的“金玉良言”。

(这种人你一硬她就软了,实在不行你脸皮厚一点靠上去,她肯定直接就缩了……)

‘脸皮厚一点……靠上去……’

‘靠上去……’

陈真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眼见叶馨的动作越来越过分,陈真眼一闭,心一横,硬着头皮就“靠”了上去。

咣!

世界安静了。

安萱:“……”

冷杨:“……”

宿管:“夭寿啦,小伙子你怎么把女朋友撞晕了。”

成都骨科医院怎么样
重庆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广州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泰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