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今人之耻

2018-10-30 11:36:56

今人之耻

今人之耻

到楼下的书店逛了一圈,自打书店装修之后一直未去过,感觉有些陌生,店员也新换了一批人。还好,书架的格局基本未动,只是贴了明艳的墙纸,显得富丽堂皇了许多。一楼依然是满架的中小学生辅导资料、并一些流行杂志之类。还未到学生放学的点,店里很冷清。半老、精瘦的老板娘抱臂倚着门边的板壁,黄着一张萎顿的脸,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店员聊着天。二楼中养生,美容、励志、花鸟虫鱼类的书占了大半面,看来老板深谙经营之道,懂得什么类型的书好买,连名人传记也多是一些中外富贾名流。依次看过去,意外地发现了一本《梁思成传》,混杂在”富贵荣华照眼新”的富人群中,颇有萧瑟之感。随手翻看了一下书中配的照片,有几张是和林徽因年轻时代的合影,梁谦谦君子的形象和林的眉目疏淡、巧笑嫣然很是相配。不知道梁第二任妻子林洙何等模样,书中没有找到她的照片。这也是中国着书立传的道德家的惯常笔法~隐去。想来这样的书也不会好看。再往下便是满满一档子的胡兰成。他写的书几乎全有。莫非这老板也是胡迷么?这是次看到胡的《山河岁月》,文辞赶不上“星落海底当窗见,雨过河原隔座看”的《今生今世》。胡兰成是个活在当下的人,他的人生信条依我看来便是:“此时语笑得人意,此时歌舞动人情”。只是如此大张旗鼓地再版一个汉奸文人的文章,心里总感觉不那么得劲。据说,秦桧的文章和书法也是,但因后人痛恨其为人,遂将其所有的文字都付之一炬,“人自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对后世的警训作用可谓深矣。因秦桧所居之屋名为“馀庆堂”,取自“积善之家,必有馀庆”之句。后清代着名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给药堂取名,为避讳,特意将“庆“和“馀”两字颠倒,名为“胡庆馀堂”。如此可知今人之耻了吧。徘徊良久,到底寻得了一本林清玄的《情的菩提》,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

投光灯电源
机器人电缆
吹膜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