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集团董事长马骋突然逝世 通号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2018-12-07 23:02:05
集团董事长马骋突然逝世 通号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他说他不要做历史的罪人。他倒在了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通号集团)发展历程中一个关键节点上。 对于通号集团来说,这是个灰色的2011年。“723”甬温线铁路交通事故之后,“822”这个日子也将因为通号集团董事长马骋的逝世而被牢记。作为甬温线“四电”系统集成工程承包方,一个月的时间,通号集团经历了成立50余年来的产品和信任危机。对于通号集团来说,马骋的逝世让其上市之路再添变数。 通号集团宣传负责人杨万智告诉记者,马骋此前的身体状况一直很稳定,于8月22日国务院安全生产例行检查期间由于突发心脏病去世,在此前并无征兆,也无心脏病史。 国务院例行检查时逝世 在丰台北路与大井中街交汇路口的东北角,就是通号集团总部。大约一个月前的7月23日,马骋还在这里办公,外面则围满了媒体记者。 昨日(8月23日),通号集团官网发布了一则讣告: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企业家马骋同志在深圳项目安全检查期间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于2011年8月22日逝世,终年55岁。 下午3点,当记者来到这里时,门口已经聚集了数位记者同行,门口保安透露,“集团总部的人很多都已经动身去深圳了,现在里面办公的主要就是几家下属企业的人员。” 马骋去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集团上下,不光院内难见人员走动,偶尔进出大门的员工也神情严肃,难得有人停下脚步与记者对话,但一提到马骋去世的事情均不愿接受采访。 记者联系了该集团宣传负责人杨万智,杨就马骋去世一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马骋此前的身体状况一直很稳定,8月22日由于突发心脏病去世,在此前并无征兆,也无心脏病史,“这让集团上下都感到意外,大家都处在极度悲伤的状态”。 昨天有关媒体报道称,马骋心脏病突发去世正值“723”事故调查组到通号集团调查,此消息一度引发舆论无数揣测。杨万智对此消息予以了驳斥,他表示,马骋去世正值国务院安全生产例行检查,而非“723”事故调查组调查期间。 国资委有关人士昨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资委时间获知了马骋去世的消息,“纯粹是一个偶然,媒体没必要强行将这个事情与‘723事故’扯上关系。” 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日前简要介绍了动车事故的原因分析,其中就提到事故暴露出“信号系统设计上的缺陷导致雷击造成的故障问题”,不过黄毅同时也指出故障发生之后,应急处置不力以及安全管理上存在漏洞。 “信号是有些问题,也不至于追尾。”昨日,“723”事故调查组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听到马骋突然辞世的消息甚为感叹。虽然“723”事故终的正式调查报告没有出来,但王梦恕对记者肯定地表示,事故原因,管理的问题大于技术的问题。这也意味着通号集团也许难言是事故的“罪魁祸首”。 公开信息显示,调查组预计将在9月份正式向国务院提交事故调查处理的报告。 马骋:“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马骋的突然辞世被众多业内人士认为是中国高铁产业的一大损失。 相关资料显示,马骋是恢复高考后第二届大学生,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信号专业,技术人员出身,在通号领域干了近20年,被业内认为是中国高铁信号技术的带头人。 马骋先后担任过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院长、通号集团总经理,在2010年底通号集团改制后成为董事长。 “铁路工作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劳累。”虽然与马骋没有深交,王梦恕在多次高铁项目会议上也都见到过马骋,他给马骋的评价就是两个字:敬业。而通号集团近年承接那么多高铁项目,也意味着马骋避不开另外两个字:操劳。 “马总一直以来的工作压力都非常大。”杨万智表示,不只是马骋,其他的央企老总也一样。 “‘723’事故带来的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没有这个事故,也可能会发生这样情况。”上述通号集团下属企业相关人士认为,马骋突发心脏病去世是长期以来的“积劳成疾”。据他了解,马骋一心都扑在业务上,待在办公室的时间并不多。除了出席一些重要的会议,平时在通号集团的院子内很难见到马骋的身影。马骋一次出现在该人士面前,是在不久之前通号集团召开的国务院安全生产例行检查安排会上,“他继续强调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警醒大家严格要求,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在记者昨日的采访过程中,勤勉、敬业、实干是马骋给周围的人形成的印象,“不要做历史的罪人”这句话更是其上任通号集团总经理时就经常在各种场合被多次强调。 此次马骋突发心脏病去世,也让熟悉和了解他的人感到震惊和痛心。“目前都在忙着治丧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工作。”杨万智表示,集团各领导都按分工各司其职,当前通号集团的日常工作并未受太大影响。 上市之路“雪上加霜” 作为“723”事故的直接牵涉方,通号集团必然无法逃脱事故带来的负面影响,本来已经受挫的企业形象如今又遇企业董事长突然离世,这在业内人士看来,势必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运作,增大其上市的难度。 通号集团近几年来对上市的筹划虽有坎坷但还算顺利。 早在2005年,通号集团就已经拟定了整体上市计划,但因市况不佳、企业内部资产过于复杂等原因暂停。2009年,通号集团重启上市工作,对原整体改制上市方案进行了调整完善和重新上报,并获得国资委等相关部门的支持。随即在该年开始陆续清理三级企业、转让非核心业务股权、对不纳入股份公司的资产和部分企业股权进行清理和处置,并对相关企业进行增资。2010年9月,通号集团召开了集团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全面推进集团整体改制工作。 2010年至今,通号集团同时为京沪、沪宁、沪杭、哈大、广珠、广深港、向莆、杭甬、合蚌、厦深、南广、成绵乐、武黄等多项高铁建设项目提供通信信号系统集成及列控核心技术。仅2009年,集团就共签订合同7257项,合同总额190亿元。 步入2011年,通号股份公司成立,注册资本45亿元,承继通号集团的全部骨干企业共计25家,通号集团作为主发起人,持有98%的股份,股东包括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字头企业,新成立的国投二号国新控股也赫然在列,这也表明国资委对通号集团的肯定,上市之路似乎更加平坦。 “从其股东背景来看,国资委也是其股东之一,因此其仍有一定发展前景。”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高博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尽管多年来,通号集团获得了国内多条主要线路的铁路通信信号系统项目,并通过招标的形式将部分业务分包给有资质的企业,进而引发了舆论对其行业垄断的质疑,但通信领域的行业门槛较高,因而能够达到准入门槛的企业并不多,短期内要打破垄断格局难度较大,这也为其未来的发展增添了砝码。 “723”事故发生后,市场普遍认为,此番一旦被认定为事故责任方,已经启动的通号集团整体上市计划以及集团十年发展战略都将遭遇重大挫折。高博轩认为,此时董事长的突然离世,无异于“雪上加霜”,让通号集团的发展步伐不得不再一次放慢。 马骋的一个月 7月23日甬温线发生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 7月26日铁道部运输局要求排查由北京通号院设计的CTCS系统。 7月28日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表示,动车事故是由于温州南站信号设备设计有严重缺陷。 8月22日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分析动车事故原因时提到,“信号系统设计上的缺陷导致雷击造成故障问题”。 8月23日通号集团发布讣告称,集团董事长马骋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于22日逝世。(每日经济新闻) 灌溉设备
东莞小型油压机
广告机
阻燃硅胶管
小孩发高烧39度巧妙退烧法
食品级乳酸钙
孩子一到晚上就咳嗽怎么回事啊
小儿中成感冒药排行榜
孩子嗓子有痰咳不出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