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浙江昔日羊毛衫市场遭强拆业主5年告赢

2018-11-01 11:42:36

浙江昔日羊毛衫市场遭强拆 业主5年告赢政府

中新宁波9月3日电(徐小勇何蒋勇)说起浙江宁波市鄞州区邱隘羊毛衫市场,有一定年纪的本地人都记忆犹新,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该市场曾连续稳坐浙江省的宝座,当时宁波人穿的羊毛衫很多就来自于这个市场。可是如今,市场已经人去楼空,破败不堪,基本被夷为平地。

原市场房屋所有权人之一的蔡维君称,这一切源于2003年,当时邱隘镇政府在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市场的土地转卖给了镇政府下属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其后又在没有取得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镇政府委托拆迁公司对市场进行了拆迁。为了讨回公道,从2008年开始,手持房产证和土地证的300多名业主走上了漫漫维权路。在经历基层法院和中级法院两级法院申诉无果后,今年5月,16名不屈不挠的业主将镇政府告上了浙江省高院。

在经历5年的申诉后,2013年8月15日,邱隘羊毛衫市场业主终于告赢政府,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邱隘镇人民政府败诉,承担产生的法律后果。

土地遭政府偷卖补偿同房不同价

上世纪90年代,宁波邱隘羊毛衫市场建成,300多名业主通过拍卖获得市场内部分房屋的产权,他们楼下开店,楼上住人,生意一直不错。

蔡维君今年49岁,十年前她是宁波市鄞州区邱隘镇邱隘羊毛衫市场里的一个店主。“开业二个月就赚了几万,隔天就要进货。”火爆的行情让蔡维君很快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万元户,“当时羊毛衫市场生意很好,在浙江省里也很有名。”

此后几年,邱隘羊毛衫市场得到了快速发展,很快成为浙江省的羊毛衫交易市场,在国内首屈一指。

转变发生在2003年,当年10月25日,该地块挂牌公告出现在了当地的报纸上,终宁波市鄞州区纽华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以每亩不到10万元的价格拿下了包括羊毛衫市场在内130.854亩的住宅用地。而承接该地块的纽华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却是邱隘镇政府所属的一家企业。

而此时,手握房产证和土地证、正憧憬美好未来的业主们根本还不知道土地已经被拍卖。

据时任纽华达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现任邱隘镇镇长谢登峰回忆,当初主要因为市场存在安全隐患,所以决定进行整体升级改造,“当时没要求净地拍卖。”

根据开发商与政府的约定,该住宅项目需要于2004年5月31日前动工建设,并在二年内开发完成。但是2004年3月2日出版的《鄞州》头版发布消息称,鄞州区委、区政府将对市场进行整体拆除重建。5月底所有经营生产和商住房全部拆除重建。

“镇政府说早拆迁早受益,让我带个头。”羊毛衫市场拥有多面积的郑存良在邱隘镇领导的动员下,个签了拆迁合同,每套店面拿到了约80万元的补偿。“我当时认为政府的政策肯定会一碗水端平的。”

蔡维君也抱着与郑存良相同的想法,签署了协议。“签了以后发现,越早签的越吃亏:同房不同价,而且差距悬殊。与我家在同一排的房子、落地面积都是123.48平方米,我是第二批签的,拿到补偿金103万——批签的只有76万,第四批签的能拿430万。”

“这也太欺侮人了。”郑存良说自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他左边一户是第二批签的,拿了150元万;右边是第三批,240万元;右边第二间是第四批签的,650万元。

为了拆迁补偿的事,郑存良的家里爆发了矛盾,当初一直不同意这么早签约的老婆也在一气之下与他离了婚。人财二空的郑存良说起市场拆迁的事,就怨声载道。

市场被强拆业主三告政府

在因“同房不同价”与政府部门的交涉中,部分业主发现拆迁涉嫌违法,属于未取得“拆迁许可证”擅自拆迁。2012年4月,业主委托律师调查,确认邱隘镇不具备“拆迁许可证”进行拆迁的事实。

从2008年开始,感觉被骗的业主们走上漫漫维权路。蔡维君是维权业主的代表,为了讨个公道,5年来,她四处奔走。

去年9月份,就在业主们还在和政府沟通协调的过程中,邱隘镇政府委托的浙江天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500多名拆迁人员浩浩荡荡开进了羊毛衫市场,对房屋进行了强拆。强拆行为再一次激怒了业主们,蔡维君等向鄞州区人民法院申请行政复议,却被拒绝,上诉到宁波市中级法院,同样被驳回。

今年5月,业主一纸诉状又告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经过将近3个月的等待后,业主们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为:建筑公司拆除羊毛衫市场内的房屋系受邱隘镇拆迁办委托而实施,产生的法律后果仍应有镇政府承担。撤销原审判决和行政复议决定,责令宁波市鄞州区政府重新作出复议决定。

在拿到判决书的当晚,蔡维君激动的失眠了,对于这个结果,她感慨5年的维权努力没有白费,法律终于给了她们一个公正的判决。

5年维权路,3次民告官,49岁的蔡维君白了头,更有维权业主感叹这几年过得太不容易,还有业主为了拆迁而割脉。“说明这次坚持还是对的。”蔡维君如释重负。

镇长称属合法拆迁补偿政策不变

“虽然有所准备、有所期待,但确实还很意外。”此案代理律师袁裕来感叹说,虽然经常讲司法能够坚持,不受行政机关干扰,但是这在一些很大规模的征地拆迁案件中很难,几乎就不太可能。“所以这个案子我觉得它是坚持了一个审判独立。”

袁裕来认为,当时,假如政府很理性地按照程序来处理,有些领导能够更多地听取意见,就不需要走这些路,司法资源也不会浪费,对政府的公信力也不会造成伤害。

有了浙江省高院的终审判决,袁裕来认为,接下来“当事人会针对政府强拆的错误行为主张国家赔偿。”

尽管判决结果是羊毛衫市场的业主赢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得到相应的赔偿。

9月2日在接受采访时,邱隘镇镇长谢登峰就明确表示,对业主的补偿还是按照原来政策不变。他认为,政府对羊毛衫市场的拆迁没有,不存在问题。

“怎么还要拆迁许可证,房子我们买过来了,老百姓自愿的。”谢登峰一再强调针对羊毛衫市场的拆迁属于合法拆迁,他称政府是向业主收购房子,签的也是收购协议,因此协议签订后房子就是政府的,所以政府自己拆掉就不需要拆迁许可证。

“我收购了房子,拆还要经过户主同意吗?”谢登峰看着说。

“我们是合法拆迁。”谢登峰称,高院的判决根本就没有明确政府应该承担什么,政府是按照法律判决来走。“判决我也看过,也没有明确的什么东西。”

谢登峰说,目前正在等鄞州区人民政府新的复议决定。“反正终法院判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中新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完)

原标题:浙江昔日羊毛衫市场遭强拆业主5年告赢政府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柱状活性炭
深圳股票开户
盐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