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月盾百九十八章有趣的故事下

发布时间:2020-01-23 11:49:42 编辑:笔名

月盾 百九十八章 有趣的故事 下

“猫眼”说起故事的时候声情并茂,虽然他双目失明,可是却能把一个故事说得很动听。其实他早就在很多地方说过这个故事,因为世人大多对老法师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老法师有一个儿子,而那后来收下的三个徒弟则都是为了对付这个被魔法力量迷了心窍的儿子。

“猫眼”喜欢在小孩子面前说起这个故事,那些小孩都不会抗拒这种看上去颇为沧桑的残疾人,这种男人给小孩子们的感觉是神秘又见识丰富,所以每当“猫眼”在小街小巷里给小孩子们讲起关于魔法的故事时,那些小孩都会非常认真地听着“猫眼”诉说过去的事情,也没有人询问过“猫眼”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可惜偏偏遇上阿娅娜这种脸上和心里都不容易起波澜的人。阿娅娜比菲德更加冷淡,这种冷淡从心而发,或许能让阿娅娜激动的东西就只有罗素、菲德还有杀害自己一家的那些仇人了。

“后来呢?”阿娅娜已经把东西放好了,她站在棚子的门口处看着外面的大雨,背对着“猫眼”问到。

“猫眼”没想到对方还会追问,他随即说道:“你是想要听那三个徒儿的故事还是老法师儿子的故事…又或者说,我可以把一些有趣的魔法故事告诉你,只要你认为这些故事能够当成对你施以援手的报答。”

“嗯,那就听一下关于那三个徒儿的故事吧。”

“那三个徒儿在老法师死后便下定了决心要合力铲除老法师的儿子,可是老法师的儿子却不知所踪,三个徒儿也只好先把目标放在其他地方。他们选择了先收集其他流落四方魔法书籍,同时还把生命兵器和附魔知识视为魔法的另一种延续形式,也打算把它们一并消灭。不过让他们感觉到惊讶的是,某些生命兵器的威力远高于那个时候他们所掌握的魔法,他们不得不重视起那些生命兵器,甚至有人想要借助生命兵器的力量对付其他魔法师和生命兵器。”

阿娅娜拿出了一些兔肉,轻轻地嚼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每当“猫眼”遇到别人询问这个问题时,他都只会微微一笑,不作回答。但是刚才的他已经向面前的少女猎人坦白了自己是魔法师这件事,所以他并没有隐瞒对方,告诉了阿娅娜自己便是其中一个魔法学徒。

“这样听起来就很合理了,”阿娅娜想起那几卷残缺的羊皮卷轴,“你今天在山里是为了对付树精?魔法树精?”

“猫眼”摇了摇头,但很快又笑着点了点头。

“那老法师的儿子呢?你现在知道了他的下落了吗?”

“他还活着,我能感觉得到,而且他应该快要恢复到可以任意使用魔力的状态了,”“猫眼”的脑海里并没有老法师儿子的样子的印象,他从来没见过对方,他只能凭借反魔法的感知能力去感觉,“二十多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变成一个可怕的对手…”

“…噢?”阿娅娜舔了舔手指上的油脂,“你说你是老法师的徒儿,那你能展示一下你的魔法吗?我想亲眼证实。”

还是把她杀了灭口吧?――“猫眼”在听到对方的话后,突然产生了这个念头。听过魔法故事的人很多,可是亲眼看到他施法的人却基本没有活下来的。哪怕对方是一个对什么都没兴趣的少女,哪怕对方救了自己,可是…

就在“猫眼”犹豫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魔力并没有恢复一丝!

和那个治愈系魔法宗师的对决时,“猫眼”花光了所有魔力才把反魔法发挥至,以微弱的优势打败了对方。如今自己的身体“空空如也”,没有半点魔力的自己只是一个盲人。一滴汗从“猫眼”的额头冒出。

“猫眼”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魔法师继承人并没有失去冷静,他猜想这可能是他从来没有碰到过的特殊情况――他使用的反魔法就是把对方的魔力全部吸收,可是当时对方的魔力却无比强大和深厚…他决定先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把其他事情暂时放在一边。

阿娅娜看到“猫眼”的神色有变,“说了那么多,原来都是骗人的。”她拿起了一些用叶子做成的雨衣,打算外出。

“我要休息一下。”“猫眼”听到对方往外走的脚步声,他没有多想,随即翻身睡下,而他的折耳猫则走到了棚子门口的旁边,替他把风。

“猫眼”在梦里梦到了老法师,老法师伸手摸了摸“猫眼”的头发。被收为魔法学徒的时候,“猫眼”希莫斯还只是一个少年。他在老法师的身边学习了数年后便失去了老师,后来碰到魔法上的问题也只能自己钻研。“猫眼”仿佛在梦中再次听到老法师的叮嘱,老法师在临终时特意支开了歌莉娅和本尼科特。

老法师告诉“猫眼”,他希望“猫眼”能够成为他真正的继承人,因为老法师已经察觉到本尼科特和歌莉娅都难以贯彻他们这一魔法分支的使命――用自己所学到的魔法埋葬魔法,这等同于用自己的剑杀死自己。

他把一本记载着反魔法系魔法的古书交到了“猫眼”的手中,告诉他这上面的知识一旦被某个魔法师掌握,那任何一个魔法师都会被这些知识压制。不过掌握古书中的魔法也要付出代价,“猫眼”后来变成失明,其中一只眼睛还被深不见底的黑色所覆盖就是的证明。

老法师在“猫眼”梦中消失时还露出了非常悔恨的表情,他对“猫眼”说了一句“对不起”,如果大陆因为自己的儿子而陷入纷争之中却不能自拔的话,那都怪他当初把毕生所学全部教会了自己的儿子,是他对儿子的溺爱导致悲剧的诞生。

在梦里,“猫眼”还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快要结束了。

“猫眼”在醒过来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上都浸满了汗水。棚子内没有人,而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就好像自己睡下时的一样。“猫眼”感觉得到自己身上的魔力并没有恢复半点,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显得有点不知所措的他伸手摸了摸身上的东西,什么都没少。

“猫眼”再次迷迷糊糊地睡去,在睡醒的时候,外面已经停了雨,早晨鸟儿的鸣叫也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那只灰白色的折耳猫正趴在他的身边睡觉。

“你醒了?魔法师,”阿娅娜把一些清水和一些野果放到了“猫眼”的身边,“今天感觉怎么样?”

“猫眼”集中起注意力,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状况。自己的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可是失去了的魔力却完全没有恢复!“猫眼”压抑着内心的失望,低声回应道:“我已经没事了,今天就可以离开。”

“你不是说你要向我展示魔法吗?”阿娅娜静静地看着“猫眼”的胸膛,那些布衣后面放着破旧的羊皮卷轴。

“我…”“猫眼”迟疑了一下,“其实我在说谎,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魔法师,那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

阿娅娜轻轻地哦了一声,她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捕鸟的,直接拿着扑向了那只折耳猫!那只灰白色的折耳猫刚想往一边躲开便被捕兽经验丰富的阿娅娜给住了,而“猫眼”则被另一张大给盖住,只是他没有作任何反抗。

“如果你真的是魔法师的话,那就证明给我看吧,”阿娅娜看着一动不动的“猫眼”,那只折耳猫则在疯狂地撕咬韧性很高的,“如果不是的话,我可能要把你带走了,因为你身上的东西很可疑。”

“猫眼”伸手隔着安抚了一下自己的猫儿,他淡淡地回应道:“你打算把我带去哪里?”

阿娅娜没有夺走“猫眼”身上的羊皮卷轴,她只是往屋外看去。被雨水洗刷过后的山林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让阿娅娜感觉到很安心。

“我是一个佣兵,我会把你带给我的团长。”

“猫眼”微微点了点头,失去了所有魔力的他只是一个废人,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逃出对方的手掌心――不,从一开始被这个少女猎人发现时,自己就已经掉落了对方的手掌心,对方是冷酷无情的猎人。而当对方看到那些破旧的羊皮卷轴时,自己的命运便被决定了――对方从来不需要自己回报救命之恩,因为自己一直被对方视为收获的猎物,之前的谈话不过是为了确认猎物是否还有危险罢了。

“猫眼”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时,他认为即使自己恢复了魔力,他也不会杀死对方。因为救过他的人屈指可数,“猫眼”都没有恩将仇报,面对这个冷酷的少女猎人也一样。

难道这是天意?“猫眼”坐在棚子的角落,阿娅娜声称会在明天离开这里,然后把他一并带走。此时的“猫眼”没有感觉到愤怒,他开始思考歌莉娅当初的建议,或许自己选择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罗庄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赣州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包头治疗早泄医院
扬州的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