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电改油改料成今年能源改革看点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2:38 编辑:笔名

  电改油改料成今年能源改革看点

  近日,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业内人士分析,会议提出建设核电、特高压等大型项目,是出于稳增长考虑,并未触及能源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实际上,从改革角度讲,更应关注会议关于放开竞争性业务,以及加快电力体制改革的论述。

  中国证券报了解到,以直购电为主的云南电改综合试点,未来有望向深层演绎。而放开原油进口等一系列石油流通体制改革的细则有望近期落地。电改和油改将成为2014年能源体制改革的看点。

  云南直购电先破题

  此次会议提出,要加快电力体制改革步伐,推动供求双方直接交易,提供更加经济、优质的电力保障,让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价格是牛鼻子上的铜环,电价改革是整个电力体制改革的牵引点。早在今年年初能源局印发的《2014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就已经对电改轮廓做出了谋划:即积极推进电能直接交易和售电侧改革,推进输配电价改革,提出单独核定输配电价的实施方案,电价改革在其中占核心地位。

  实际上,电力供求双方直接交易,已经开始在云南破题。中国证券报日前报道,有关部门已批复云南省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直购电)试点的输配电价。业内人士认为,从政策制定者角度看,这意味着直购电仍是现阶段探索电力体制改革的可行方式。但电力体制改革不能仅停留在直购电试点上,不从根本上改变对现行电的定位,不将竞价上与输配分开统筹考虑,简单通过直购电试点,很难达到电力体制改革的预期效果。

  但目前仍停留在直购电试点层面的电价改革,能否深入到体制层面上,目前仍有不确定性。目前,从发输配售环节的关系看,世界电力体制主要有四种模式:首先是一体化公司。欧洲和美国的大部分电力公司是这种模式,只在集团内部根据市场化的要求实行了业务独立,成立分公司或子公司。

  其次是输配分开,即输电从其他业务中分离出来,成立独立的输电公司,包括英国、北欧、意大利、西班牙及东欧一些国家实行这一模式。其中,英国实行了彻底分拆后,在市场影响下发电和配售电又重新实现了合并,采用内部业务独立模式。

  第三是厂分开,也就是发电分离、输电和配电保持一体化,如韩国、新加坡一些公司以及加拿大水电等公司。发电、输电、配电、售电完全拆分,分别建立独立企业,主要是阿根廷、俄罗斯等国采用这种方式,通过分拆实现私有化是这两个国家改革的共同点,而俄罗斯在2012年又重归输配合一。

  我国目前的电力市场结构如下,发电侧垄断竞争,由五大发电集团及地方电力集团组成;输电、配电、售电一体化经营,分为国家电、南方电两大主要电企业,以及内蒙古电、陕西电等若干地方电企业。这一体制的弊端在于电价不能形成有效传导机制。发电企业的上电价、对用户的销售电价均由政府定价,发电企业成本变化无法及时传导到用户侧,造成发电企业要么巨亏、要么非正常盈利。

  从上述国家经验看,我国电力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形成可传导的价格机制,拆分电并非是达到这一目的的必然选项。海通证券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高级分析师牛品认为,未来国内电改的路径是,电仍是垄断经营,输配不会分离,要通过逐步建立竞争性电力市场,实现市场在配置电力资源中的作用。

  专家呼吁建设电力交易市场

  有业内人士告诉,国家能源局对于电输配分开,并未有统一认识,能源局更希望通过建立电力交易市场,实现让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目的,输配分开并非是必选项。

  牛品认为,建立电力交易市场的可行手段是,先实施大用户直购电,为全国放开售电积累经验。然后放开售电侧,每个区域成立多个售电公司,发电侧、售电侧市场化交易,建立统一开放的全国电力市场。

  在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张粒子看来,通过现货市场,尽快建立起电力市场的价格信号尤为迫切。可以拿到现货市场的电力价格,由现货市场上多边参与方的撮合报价为准,暂时不宜拿到现货市场交易的电力价格(如中小用户用电),即政府定价的电力,则可参考电力现货市场价格定价。

  张粒子建议,要建立的这个电力现货交易市场,有些像电力交易市场,有点类似于北欧的实时电力交易市场。北欧电力实时交易中心位于挪威奥斯陆,这里像一个股票市场,每天处理来自丹麦、瑞典、挪威、芬兰等北欧国家的电力交易。整个交易体系的根本原则是:保证消费者用上价格的电价。在这个系统中,消费者拥有选择权。他们有权选择用谁的电,以及以什么样的价格获得电力。

  不过,在张粒子看来,中国的电力交易市场不可能一步到位。在电力交易市场建立初期,可以先在大用户和部分地区进行试点,待到电力交易市场逐步成熟,则可将交易范围拓展到中小电力用户,并把试点由区域扩展到全国。由于现货市场是期货市场交割和计算的基础,因此未来更长期的趋势,是待现货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根据现货市场再发展电力交易期货市场。

  他建议,由国家能源局电力监管司尽快制定电力现货交易市场的有关规则,对参与交易的机构进行监督。可以选择在浙江、上海和江苏,或者云南和广东范围内,小规模试点区域电力现货交易市场。

  油改政策落地在望

  除了电力改革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石油流通体制改革。在去年10月本报提出油改概念后,油改概念基本沿着两个逻辑持续发酵至今。一条逻辑是开放上游原油成品油进口权,另一条则是混合所有制。其中,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由中石化破题,但放开原油和成品油进口权的靴子迟迟未能落地。

  此次能源委员会会议提出,要鼓励各类投资主体有序进入能源开发领域公平竞争。中国证券报从有关渠道了解到,尽管此次会议提到油改的地方不多,但发改委正在加紧制定相关政策细则,预计政策落地时间不会等待太久。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刘毅军认为,放开竞争性业务后,一些新区资源、难采资源,包括非常规资源可能会被分割出来,采取合作的办法,进行勘探开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像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以及页岩油等一些难采资源,如果有一定探明,新旧市场主体很有可能在上游领域进行合作勘探开发。

  他认为,能源开发领域改革的难点首先在于控制权竞争。新进入的市场主体会对相关业务控制权进行争夺,并且会尽力保障自身的权利不受侵犯。同时,新进市场主体需要一个长期的实力积累过程,特别是上游领域的勘探开发经验,在积累经验的过程中会有一定的观望期和尝试期。在此期间新旧市场主体应该找到平衡点,针对合作方式进行反复试验,从而找到适合不同资源开发的具体合作方式。

  而在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看来,实际上能源领域的市场主体早已多元化,且越向下游领域,多元化程度越高,但是这种多元化建立在较高的准入门槛之上。因此,从国家改革的角度来看,放开竞争性业务,准入门槛应适当降低,让更多符合国家政策的主体进入。

  在销售领域,包括《原油市场管理办法》、《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在内的一些相关法律规定都应进行修订。在贸易领域,应增加非国营进口的贸易配额和主体。原有的非国营贸易公司配额少,主体相对较少,因此应适当放宽贸易准入。

  他认为,新进入的市场主体应尽快修炼好内功。因为越是上游领域,对企业实力的要求越高,包括资金实力、技术能力,人员能力。民营企业想要进入能源领域的问题不在于政策,而是自身的抗风险能力。民营企业要想单打独斗将难以形成气候,应该强强联合,提高风险承受能力。

数码
古代笑话
手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