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神座第66章夜风的奇思妙想

发布时间:2020-01-23 19:14:40 编辑:笔名

神座 第66章 夜风的“奇思妙想”

第66章夜风的“奇思妙想”

“好了,老二去钱庄转钱,我去把赌券给换成等值的紫晶卡,至于老三,你去老二的酒楼定一桌菜罢,怎么样?”夜月发挥这作为大哥的“权利”道。

“好的,这些就大哥你决定好了,我们没意见。”夜风和夜华开口答道。

“那我们就出发吧。”夜月大叫了一声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咦,这酒居然还有剩?”夜鬼九倒完一杯喝掉后,不禁xiǎo声疑惑道,等他发现已经太晚了,他的好兄弟和好战友们,目光如炬的看了过来,到达一定境界后,有些细xiǎo的声音都可以听的十分清楚,更别説是这么近的距离,还是丝毫没有掩饰的话。

“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夜鬼三时间反应过来,开口问道,在喝百果酿时一不xiǎo心一激动就一口喝完了,喝完后还在懊悔的夜鬼三对某些事自然十分上心。

不过看上去像夜鬼三这样懊悔的人还不在少数,但就算慢慢品尝的夜鬼也将自己手里的百果酿喝完了。

“我看,这一diǎn就给我吧,怎么説刚才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夜鬼三开口胡扯道。,

“别开玩笑了,你那叫什么苦劳,要不这样,那一百二十万紫晶币我出二十万,把这一diǎn留给我吧。”夜鬼二开口道。

“老二按你怎么説,那我出三十万紫晶币。”夜鬼五开口説道。

“五十万不解释。”

“六十万。”

“八十万。”

“安静一下,听我説。”夜鬼见这场景开口道。

没一会,魅影众人就停止了吵闹,无论是从上下级关系,还是兄弟关系,夜鬼的威望还是挺高的。

“这样吧,我们的任务还没完结,还有一群躲在幕后的跟着李家一起与我们唱反调的人,还蹦跶着,虽然老爷子説了,不让我们取他们性命,彻底与李家翻脸,但一些xiǎo手段还是可以用的,所以谁能让他们狼狈,这酒就是谁的,怎么样?”夜鬼开口商量着説道。

“行,就这样,我们就比比看,赢得喝酒。”夜鬼三开口附和道。

“行。”

“我也支持。”

“就这样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你説,老爷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居然会多一口,以前老爷子可没这样子啊。”夜豹有些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近夜鬼向老爷子汇报魅影有些惫懒了,不过这么一做,起码短期内这些魅影都会打起精神,毕竟他们也是酒鬼啊,更何况还是精灵王国的百果酿,只要喝过一次就想和第二次,尤其还有机会喝的到。”夜狮笑了笑,开口回答道。虽然三兄弟中数他的武艺为粗犷,但不代表心不细。

“不愧是大哥,在有些方面及时是二哥也比不过你啊。”夜豹见其解释,不禁想到了什么,于是开口説道。

“三弟,你只是懒得动脑子,感觉近你也惫懒了不少啊,碰到瓶颈了吗?”夜狮开口询问道。

“有diǎn,现在的确有些迷茫啊,不过只要看穿这层迷雾,我想我会有一次大突破。”夜豹想了想説道。

“那就赶紧吧,近夜家又要进入多事之秋了,现在突破了,就有更多的时间来给xiǎo辈们做的事,擦屁股了。”夜狮想到了什么,于是不禁无奈的説道。

“想我们当初不也是这样,被家里束缚久了,不做出些出格的事,就不是夜家子弟了,想要的鸟儿总是要经历风雨何挫折,这是父亲跟我们讲的。”夜豹微笑的説着。年轻的脸庞上出现了与其年纪不大相符的沧桑和慈爱。

“是啊,有些事只有经历了苦痛才会被牢记,而不是单一的告诫,就希望xiǎo屁孩们别搞得太大就好了。”夜狮一边diǎn头一边无奈的开口回应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好了,有什么事吗?现在就来找我,难道裁缝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夜风看着来找着自己的夜忠一开口説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少爷你的设计图,那几个裁缝和铁匠有着疑义,希望少爷给他们解释一下。“夜忠一开口询问道,虽然这事可以説是xiǎo事,但因为之前夜风特意改造过这事,而且他听了裁缝和铁匠以及服装店的负责人薛陵的话,觉得他们説的的确很有道理,于是才特地过来询问。

“那行,我现在就过去吧,你让人先去我二哥的酒楼订一桌就菜罢,至于规格就跟我们上次的一样,那个负责人听到了就会了解的。”夜风开口吩咐道。

“了解,少爷,我现在就去做。”夜忠一开口示意道。

“恩,那我就先去服装店了。”夜风见状于是説道。

“少爷,慢走。”夜忠一恭敬的説道。

于是,夜风取了匹马,直奔自己的服装店跑去,没一会就来到了这家名义上是自己的服装店,至于为什么是名义,毕竟因为这家店説实话夜风才只是第二次来,还不熟悉,哪怕是从前夜风也没有来过这家店,但经过自己的方案,一定可以让这家店成为帝都,乃至帝国的服装店。

“少爷,你来了,打扰少爷休息,我们真是该万死。”薛陵站在店门口,见夜风下马,立即开口道歉。

“没事,毕竟你们也是为我做事,是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头疼。”夜风开口问道。

“少爷,里面请,等下您就知道。”薛陵恭敬的説道。

“恩,那好吧。”夜风diǎn头示意其带路,虽然都是自己人,但毕竟还未熟悉,夜风只好按照家族的礼节形式。

没一会,夜风再次来到服装店的二楼会议室,也就是原先店长的休息室。

“是这样的,少爷,你给的设计图,如果要达到你描述的那样,材料费就过于高昂,我想如果那样,我们会在衣服还没卖出去钱就破产了。而且高昂的魔法盔甲,我想没有几个贵族老爷会买,毕竟费用会超过他们的承受范围。”薛陵拿着设计图,指出其中的不合理处。

宽甸满族自治县中医院怎么样
青冈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重点癫痫病医院
上饶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兰州重点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