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时光留下了你的无助

发布时间:2019-07-13 20:47:45 编辑:笔名

真的会有一种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吗?有的,比如家庭主妇对丈夫的爱,比如父母对孩子的爱。

曾经,只要一想到自己越努力,就会愈发离父母的期待越远,便没来由的心痛。

我的爸爸妈妈,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民。重榔头,铁锄头下,有着一颗倔强的心。爸爸是文革时候的受害者,空有一身学问,却无处施展。行过医,经过商,终却只能在黄土地里找寻自己的人生。

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的。结婚后三年,恢复高考。老师几次来家里劝说,爸爸却只是摇头。

年轻时的爸爸是骄傲的。夜深人静,独处之时,他却犹豫了。也许爸爸自己也说不清楚,让他犹豫的原因,更多是来自这个刚刚被他撑起来的庞大家庭,还是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怀疑?

后来,一向表现平平的同学考试归来,仕途顺利,爸爸却从此安安分分当上了农民。

我从来没有问过爸爸,假如,假如时光真的可以倒流,你会后悔自己没有去参加那场考试吗?而我,真的很想穿越到那个静谧的黑夜,对紧锁着眉毛吸烟的爸爸说,去试试啊!我在想,如果当时爸爸去了,即使终结果还是没有改变,会不会在之后的很多年,爸爸的脸上就不会有浓重的惆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段故事,是否造就了爸爸和妈妈的刚强与骄傲。

他们拥有天底下多的善良和大度,包容了许许多多周围的人和事,却唯独,对待他们自己异常严苛。两个同样要强且能干的人,在一片险恶之地安身立命,尊严对他们来说,或许,已经重要到超出想象的地位。

是因为这样吗?所以,我的故事,从六年前,在家里便成为不能言说的秘密。

因为高考志愿滑档,我所学的专业并非本校的优势学科。于是,在学校里我是专业里全面发展的佼佼者,在家里我却要为一个我并不知道的专业向亲友解释。所有的奖学金、项目、科研成果,社团活动,都不能带回家里和大家分享。原因很简单,从一开始,我真正学的专业就被刻意隐瞒下来。

后来我拒绝专业保研,跨考其他学校我真正感兴趣的专业,一分之差,失败。二度考研,老师迟发四十分钟考卷,再度失败。找工作,几次通知第二天签约,都以非常各种各样奇怪的际遇失败告终。公务员考试,两次以一份之差,失败。于是,只好去找了本专业的工作。厂里群体生活实在了无生趣,三班倒的日子又着实透支体力,终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放弃心中的追求,于是,工作一年后,辞职。

整个过程中,我在家乡亲友中的定位依然是,接受了那个我根本没有读过的专业的保研。和父母讲起公司的事,也能听到那边刻意压低的声音。有时打过去电话,那边含糊其辞,便明白了,这是家里有其他人在。

我无意讲这样的爱如何沉重。六年了,这些事我早已想通。父母希望我接受专业保研,希望我考公务员,进国企,机关单位,过上安稳、受人尊重的生活。而我,没有走上他们预期的道路,“走自己的路,不等于背叛父母”这个道理我也渐渐懂得。

可是,依然会心痛。尤其是,父母年龄愈大,再也不像小时候一样,可以把所有问题都抛给他们处理。于是,当我不想再过着上班看流程,加班捡垃圾,日复一日三班倒的生活,不想过早被定格人生、埋葬青春,终于决定辞职的时候,这一次,我竟也学会了撒谎。

我并不是怕他们反对。私下里,他们从来没有给过任何压力和要求,只是希望我快乐。我知道,他们对我的爱足以使他们支持我的一切决定。

因为我真心懂得,“爱面子”的成年人随处可见,但作为爱我至深的爸爸妈妈,是断然不会像辛夷坞笔下的司徒玦父母那样,用不信任将自己亲生女儿逼到绝境。小说里,看到司徒终于成功逃到异国他乡时,我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让她费尽心机逃离的,都是谁呀,是她至亲的亲人啊!

现实生活当然不会这样,尽管我的真实情况在外人面前一再被隐瞒。我却从来没有怀疑过父母的爱,更相信,他们是以我为荣的。

可是,我不愿意看着曾经果敢、睿智的父母变得忧心忡忡、焦虑不安。是的,他们已不再能为我挡风遮雨,我希望,他们的天空,不再有阴霾。哪怕这朗月星空,是用谎言织就的。

我为自己不能正大光明让父母向街坊四邻炫耀感到羞愧。孝,是给父母尊严。而我,却剥夺了他们的权利。

我为自己不能给父母足够的心安感到内疚。他们如此操劳,不过是希望孩子能够幸福。而我如今依然颠沛流离。对的,就业形势不会体谅我急于慰藉父母的心情,一如你我知道的那样严峻。

看过一段文字。你知道什么时候难熬吗?从学校过度到社会的时候,看到暗恋的人和异性甜蜜的时候,身边没人相信你的时候,一个人漂泊亲人不在身边的时候,看到在乎的人有困难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迫不得已对身边重要的人说谎时。

如今的我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可是,我努力让自己快乐。我想给这世界,给周围的朋友,更璀璨的笑容。

听过朋友讲他的经历,结交的女友因为公司临时安排不能一起回家度假时,他的父母竟然因为怕邻里误会其实他并没有交往对象,想让朋友取消这次计划已久的年假。

我还是狠狠的心疼这样的爸爸妈妈。难道许久不见,他们会不想念儿子吗?怎么可能呢?可是他们还是害怕外边的流言蜚语。就像我的爸爸妈妈明明爱我,只期待我快乐,却还是不能让我尽情展示真正属于我的骄傲和自豪。

想到这里,我难过的就要掉眼泪。我记忆中无所不能的父母,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助?

电话里,面对朋友的失落,我只好一再重复,你不要退车票,回家。你要相信,爸即使你当真一辈子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他们对你的爱也不会减少分毫。

这世上究竟有多少看客,会在关注别人的生活?其实,我很想告诉爸爸妈妈,当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

然而,只要一想到他们过得这么辛苦,我便不能畅快的大笑。

不管我愿不愿意,时光,还是带走那个能扛下所有变故和意外的爸爸,带走了那个永远坚强乐观的妈妈,如今,他们过的这般忐忑。

于是,我还是会忍不住落入俗套的祈祷,明天面试的工作会是合适的,从明天起,我就能拥有一份安稳的生活,终于可以让爸爸妈妈不再担忧。

明天好运,我祈祷!明天加油,我承诺!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

下一篇:哭泣的星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