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谈新剧《我歌我哥》

2018-12-07 19:40:02
——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谈新剧《我歌我哥》 “这些天,正在演出的歌剧角色和接下来要主演的《我歌我哥》缠绕在一起,我心里非常纠结。

”半个月前,正在西班牙与多明戈合作演出马斯奈一部歌剧的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在电话里与记者吐露创作的烦恼,语气十分沉重。

昨天,来到上海的他又与记者见面,再次谈起将于6月5日、6日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首次公演的《我歌我哥》,已显得深思熟虑。

怀想当年兄弟情深 说起创作这部舞台剧,田浩江显得深情款款:“我哥大我8岁,所以,他在我小时候的心目中,形象特别高大。

他18岁参加海军,身穿水兵服、海魂衫的那种神气,更让我崇拜得一塌糊涂。

”人们经常使用“亲如手足”“情同兄弟”来形容相互之间的密切关系,田家兄弟俩也一样,在田浩江的印象里,与哥哥一起时那种亲切感,是任何东西都替换不了的。

“哥哥转业后,在北京一家医院当普通职员;我呢,去了美国演歌剧。

两个人走的不是一条路,也极少有机会相聚一起。

长大了的我们,都要面临家庭、工作、社会等等新的烦恼,但是,童年时的那种单纯和美好,常常会显现在脑海,虽然知道逝去的时光不会重现,却觉得特别留恋。

” 再见工友宛如往昔 有一年,田浩江正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演《波希米亚人》,得到哥哥病危的消息后,想也没想就告假飞回北京。

“躺在病床上的哥哥见到我,非常高兴。

整整三个小时,病房里只有我俩,一起回忆童年的点点滴滴,一起唱当年我们常唱的歌,甚至连一句有关近况、病情的话也没有提起,真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走出病房的田浩江,匆匆登机飞到纽约,不久就传来了哥哥病逝的凶讯。

田浩江于1998年在上海音乐厅举办了首次中国独唱音乐会,隔了7年后,终于有机会在北京开音乐会。

临登台前,他突然有一种触动:“如果哥哥在世,他一定会坐在今晚的听众席里的。

”那次,电视台为拍摄田浩江故乡行的纪录片,请他回了一趟原先工作过的锅炉厂。

当奢华车队驶入厂区,田浩江在6架摄像机的簇拥下来到车间时,他见到了当年的工友,“他们毫无吃惊和羡慕的样子,除了和我聊聊家常话,该干啥还干啥,就如我仍是厂里的一名爱唱歌的小青工。

” 人生起伏真心永恒 这以后,每当田浩江变换着不同的角色走上舞台时,看到台下的观众就会想起哥哥和远方的工友们,“人们看到的戏剧角色是在舞台上扮演的,走出剧场,每个人都有自己真实的生活。

就如我和我哥,在病房里和他一起唱歌时,我次发现他也有歌唱的天赋,他也次知道我在光辉舞台背后的艰辛。

”这样的人生经历,始终震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