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南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虐仙记第66章生魂祭炼

发布时间:2020-01-26 09:36:34 编辑:笔名

虐仙记 第66章生魂祭炼

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在薛冲的耳边,他就本能的一闪。

一柄银色的刀就从他的耳边划过,刀锋所及,一大丛头发掉落,而且额角显现一缕鲜红。

他挂了彩,虽然躲得及时,但是还是被刀锋划破了一块小小的伤口。

薛冲的全身都在戒备中,压低了声音喝道:“是谁?”毕竟,在皇宫之中,他也不敢乱来,不说惊动元壁君这样的妖孽,就是一般的御林军,数量一多,薛冲也是对付不了。

这个时候,偷袭的人,已经失去了踪影。

若是我猜得没有错的话,这人就是刚才发现我杀谢嫌的人,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到了现在,薛冲已经明白过来,之所以刚才飞行离开城墙根的时候自己没有虚弱的感觉,那是因为并没有强行催动照妖眼,耗费巨大的精血,而是靠的另外一件宝物――灵魂飞舞。

薛冲的心灵力虽然不强,但是因为修炼了深度冥想之后,而且天才的进入了胎息的神妙境界,这使得他的心灵力也达到了0。6,刚好可以催动这件宝器。

当时情况紧急,薛冲以催动照妖眼的方法催动灵魂飞舞,居然大收奇效,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

嗤嗤!

两把飞刀激射而出,直取薛冲的后脑。

这要是换了是三个月前的薛冲,必死无疑,但是修炼胎息之后的他,身上毛孔的触觉,明显的增强,又是本能的一闪,两只细小的针就射进了墙壁之中,发出刺耳的怪声。

呔!

薛冲的手刀挥出,灵魂飞舞挥舞之间,一道耀眼的闪电之后,屋子的角落里显现出一个玄衣人的身形。

这道闪电之后,这人就像是忽然喝醉了酒,踉跄的站了起来,眼神空洞,然后,他的眼中,忽然流出了两行鲜血,就此仆倒在地,一动也不动了。

薛冲不及拔刀,但是他使用的是比柴刀更厉害的手刀。

淡金色的灵魂飞舞,作为手套戴在薛冲的手上,无坚不摧,完全比得上柴刀的锋利,而且灵巧远远过于以往。

这玄衣人没有死在薛冲的刀下,而是直接被镇散了神魂,生魂被灵魂飞舞所收割,刹那间成为白痴。

然后,薛冲的刀气就毫不费力的割断了他的心脉。

这次攻击,灵魂飞舞的神魂攻击是主,薛冲的刀气杀人是辅。

他也想不到,这件宝器居然具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一旦戴在自己的手上之后,自己可以用精神力伤人,而且柴刀的刀法可以用手刀使出,而且能凝聚成刀气,隔空伤人。

怪不得谢嫌当时面对自己的时候那样的有恃无恐,原来这件宝物具有如此强大的威力,自己若没有照妖眼,在他全力施展之下,也许只需要这样的一个眼神,自己就死了,而且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薛冲上前,探一下玄衣人的鼻息,发觉,这人真的已经死了。

薛冲手上淡金色的手套在黑夜之中反而因此更加光亮。

原来,这手套吸收了人的生魂之后,会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搜这人的身上,薛冲搜出了一个革囊。

这人身上穿的是典型的夜行人的衣服,身无长物,只有这一个革囊。

革囊打开,露出一个虎头腰牌,薛冲随手甩在一边,再打开革囊里面的一个小革囊,喜动颜色,因为,这里面装的,全是一粒粒的血印丹,足足有三十枚。

他现在修炼真正的胎息,别的都不却,缺的就是这种血印丹。

怪不得这人能跟得上灵魂飞舞的速度,原来,他身上有这样的好东西。

看这人的肉身修为,也仅仅是肉身第三重炼筋的层次,不过神魂的修为甚高,看他穿的这件玄色衣服,应该就是一件灵器法衣。

薛冲气苦,这老家伙,有危险的时候也不提醒我,害我受伤,算什么一体,恼怒的说道:“我问你,这人看来是个宫中的卫兵,似乎无意之中发现了我和谢嫌的拼斗,一路跟随下来,你说是不是?”

薛冲嘿嘿干笑:“那我有了它,以后不是多一件逃生的工具。”

薛冲的眼睛发了光:“对呀,你说过的,精元丹的品质,比血印丹还要好上一些,我现在正愁没有丹药修炼,想不到好事却找上我了!”

薛冲照办。

片刻之后,一个宫廷的侍卫长模样的人来到薛冲刚才呆的地方,四周观看,忽然,手一伸,启出了墙壁上的两把刀。

这是两柄小小的飞刀,刀身蜿蜒如蛇,在黑夜之中散发出妖异的白光。

…………

薛冲飞回位于西域武士居住的偏殿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谢嫌。

就在片刻的时间里,薛冲已经在照妖眼的空间之中剪下谢嫌尸身上的头发和胡子,粘贴在自己的身上,穿上他的衣服,将脸上的肤色涂抹成深黑,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来自樱子蒙歌国的人物。

寝室虽小,但好在他们十六个武士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薛冲悄悄的潜入之后,居然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虽然回来得迟,但是有长公主元妙玉带他出去在先,谁也想不到薛冲和谢嫌这两个人,已经掉了包。

…………

至此,薛冲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了地,郑重的将淡金色的灵魂飞舞放回了照妖眼之中,心想,以后,这就是自己对大的依仗了。

“‘灵魂飞舞’是什么,是宝器,是修道人用的,神魂的层次,少也要在驱物的能力才能发挥这宝物的一点点威力,你现在使用,会将你本来就虚弱的神魂吸干,到时候,怎么能晋升?”

薛冲倒是明白这道理,点头道:“这谢嫌的心灵力和我在伯仲之间,为什么他能用,我不能用呢?”

我的天,这双手套之所以能发出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原来是收割生魂所致。

仅有一丝内疚感觉消失。

他杀谢嫌,本来还有一丝的内疚,但想到这人手中有这样的宝物,每天杀人维持灵魂飞舞的法力,想想都觉得恐怖。

说这话的时候,薛冲有些急不可耐,小小的一个宫廷卫兵,身上都有血印丹和灵器法衣这种好东西,那谢嫌的身上,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神池县人民医院
长春华山医院靠谱吗
淮安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亳州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淄博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友情链接